北京丧事

发布时间:2022年06月01日

       北京葬礼 ■ 张留乡一大早就被一阵急促的哭声吵醒。那种频率, 那种分贝, 那种凶恶的声音, 绝非常人所能产生。仔细听, 甚至还有一些额外的低音, 足以让我的席梦思床垫与之产生共鸣。于是我睡不着, 穿上睡衣, 刷了牙就出去了。刚走出走廊的电子防盗门, 就看到前面已经搭好了两个大帐篷。厚厚的绿色篷布看起来有点像二战时期的作战指挥部。天篷内有几张桌子, 一个巨大的油箱, 当然还有一整套厨房用具。哭得很大声, 为什么我没有找到那些伤心的人?顺着波形, 发现在大帐篷的另一端, 放着一套带调音台的高档老喇叭, 功放高达一个人。这就是哭声的来源。我捂着耳朵疑惑的匆匆过去, 在第二个帐篷里发现了很多水果。它看起来像一个水果摊, 里面有各种美味的食物, 有些我什至叫不出名字。有没有人一大早在社区做促销活动?那就没有必要哭了……不喜欢。我一边咽着口水, 一边看着果堆, 发现了一张慈祥的爷爷的画像。天篷顶上挂着四个斜写在四张白纸上的书法大字——“天地同悲”, 从右到左排列, 感觉像是一个繁体字。我才发现, 死了!这个时候, 我正要出去跑步, 因为今年是我的生日, 所以我穿了一条红色的裤子。我觉得红色和现场的气氛很不协调。我以前不认识他, 但我还是觉得对他有点不尊重。毕竟, 他已经死了, 不管他是怎么死的。于是我脱下红裤子,

扔进旁边的垃圾桶, 直接跑了出去。穿过熙熙攘攘的小巷, 我哭了, 心里难过极了, 因为从那一刻我才发现, 我和我二十四年的青春已经和他分开了, 他已经彻底死去。说到这里, 肯定有很多人会说这是小说最好的开头, 一定会鼓励我坚持写作。但我不, 我不会把余生浪费在一部长篇乱七八糟的小说上, 人生太短了, 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 哪怕是指挥一场战斗, 哪怕是卖几斤水果, 这些比裸奔更有意义。跑完三公里回来的时候, 发现帐篷里全是花圈。花圈上写着我的名字……我有点害怕, 赶紧回屋, 傻眼了, 发现刚刚扔在床上的红裤子。我慢慢走过去, 摸了摸它, 即使有体温。我有些意外, 但最终还是决定安静的躺在它旁边。再次醒来时, 已经是早上了, 发现自己穿着那条红裤子, 我一点也不慌张, 我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噩梦, 或者梦游了一次。洗漱完毕, 穿上衬衫, 系上领带, 走出走廊的电子防盗门。我看到很多人遛狗。帐篷和花圈还在。身穿白色孝袍, 忙着做饭。显然, 一顿丰盛的早餐正等着有人吃, 包括死者。也许这个故事是正确的开始。我认真上班, 努力装出一副白领的样子, 尤其是走近电梯门禁时, 我不屑的看了保安一眼, 拿出磁卡放在旁边的感应器上玻璃门。 , “哔”的一声, 玻璃门打开了。我走进去, 但电梯没有打开。保安说,

昨晚半夜发生余震, 电梯坏了, 有人被困在里面。他们是早上获救的, 所以只能步行爬上去。我在较高的楼层, 筋疲力尽, 所以我拿着我的电脑往回走。一上天桥, 就看到一位老爷爷跪在我面前, 磕头要钱。我看清了他的脸, 就像画像一样, 和蔼可亲。
       我有些犹豫, 扔下一块钱就跑了, 那张脸在我脑海中不断回荡, 他对我恶狠狠地笑着, 似乎在骂我:你这个混蛋, 你白活了二十四年!事实上, 我从来没有想过死亡。我对我年轻的脸没有留恋, 我的皮肤很紧, 除了包皮, 我的身体没有皱纹。我知道, 这一切都会经历沧桑、艰辛和伤害, 最终失去水分。缩小为褶皱, 最终变成了肖像, 放在水果后面, 绝对是印象派。是的, 北京的葬礼现场确实很有艺术感。花圈像向日葵一样排列, 肖像比梵高更亲切, 哭声是不知道在哪里买的磁带。为之感动, 为捧杯酒而感动他腰间系着白布, 红着脸道:“师父死的时候真快, 2008年, 大吉大利!来!干!干!干!唢呐声响起, 我看到了一个壮汉四十多岁的人, 嘴巴凸得眼珠子都快要跳出来了, 旁边还有几个徒弟, 分别敲锣打鼓​​, 打着勇。肖像,

撅嘴, 磕头, 哭泣, 好像被死人操了。再看肖像, 好像在说:你们这些混蛋要跪在莲面前!--twitter!每天都是这样, 葬礼什么时候举行, 我们无法预知, 只知道他们在庆祝, 在期待, 在吃喝。
       晚上, 另一个歌手穿着拖鞋来到帐篷唱歌, 光头, 比灯泡还亮, 不能等着吃完话筒, 用尽全力唱起了零乐队的《你爱不爱我》。当然, 腾格尔的《父亲与我》也少不了。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那些台词, “在你眼里, 它经常出现/我被撞倒在地/在那漫长的黑夜里/我是欺骗/没什么亲爱的爸爸/只是你心痛的梦/因为我不是倒霉/因为我有个好爸爸……”一听到这话, 我就像那些女人一样, 满脸哭泣。最后一个出现的是女演员。听说她是满族人。她用极强的男高音为大家演唱了《再借天空五百年》这首歌。她长得像慈禧。唉, 这个短暂的王朝。所有的歌都像那哭声就像,

超级低音, 震耳欲聋。正要离开的时候, 已经是半夜了, 远处响起了警报。
       我看了一眼画像, 他好像在对我唱:我真想再活五百年!突然想起那天早上在天桥上的情景, 心想:你这个混蛋, 你活了多少年都是浪费生命。

返回到上一页>>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© 2006 中大期货有限公司 zhongdaqihuoyouxiangongsi ,All Rights Reserved (microptv.com) 滇ICP备2013288882